必威app
关于必威app
新闻动态
志愿者
救助手册
必威app论坛

媒体报道

吴天玉:80万筑起伤残小动物的摇篮
《北京青年周刊》2000年11月30日

  别人是珠环翠绕,吴会长每天都是狗环猫绕,采访那天,在她收容所暂居的小
猫小狗就达40多只。生病的需要打针吃药,病重瘫痪的吃饭要人喂,小便需要人把,
大便要用开塞露,按摩、日光浴,什么都不能少。许多麻烦的事,吴天玉做起来有
条不紊。

  人们养小动物往往是为了解闷、开心,但是收养它们之前,往往对自己付出的
限量缺乏考虑。这不仅仅是金钱的付出,还有时间、爱心的付出。思想准备如果不
够,不要轻易收养它们。不然照顾不了再抛弃伤残小动物实在是太残忍了。

  吴天玉:女,1994年为遭虐待动物、被遗弃和迷失的小狗、猫及小动物建立了
简易的动物庇护所。1997年起开始专职从事动物求助工作。1999年3月28日,中国第
一家动物求助民间组织———北京市海淀区环境保护协会动物求助分会正式成立并
推举她为会长。

  至今,她个人用于救助小动物的资金已达80余万元。十几年来,她和她的朋友
们已救助并妥善安置迷失或遭虐待的狗286只、猫256只、信鸽及野鸽6只,属国家保
护的二级野生动物猫头鹰2只、獾1只、飞龙2只、大山龟1只,各种鸟类近1000多只。


   吴天玉和她的协会积极倡导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养动物保护法》;宣传普
及了环境保护与生态平衡的政策法令和知识,开展动物保护、求助、饲养、防疫、
医疗、保健有关的科普知识讲座和学术交流,努力在中国推行动物疗法,开展狗医
生计划———狗医生探访医院病人、敬老院老人、智障儿童。

  要找吴天玉女士的伤残小动物庇护所非常容易,记者未见其人先闻“声”,顺
着狗叫的声音就寻到了街边一个平常的小店门前。推开玻璃门,小狗们“好客”似
的兴奋大叫着,在这么热闹的环境中,我看见一位个子不高的妇女正在给小狗打点
滴。她,就是吴天玉。

  吴会长小小的身子罩在大大的白褂子下,利索地准备着针和药棉,回过头来朝
我歉意一笑:“你等会儿好吗?我这边马上就完。”说完吴会长调过头去,全身心
的投入工作。“妞妞不动,乖乖的啊!一会儿就好!”“别动!别怕!我们的病就
快好喽!”吴会长一边像哄三岁小孩一样对小狗轻言细语,一边给小狗扎针输液。


   这只名叫妞妞的小狗经过她的安抚静多了,乖乖地躺在主人怀中打起盹来,而
吴会长趁着这个难得的空闲和我谈起了她的动物庇护所。采访,就这样在狗吠猫叫
中开始了。

  生命是平等的

  吴天玉是学经济的,1997年以前她一直在为一些外资企业做顾问项目,人医、
兽医都是她后来学的。1996年,她正式放弃了在研究所的工作,为伤残的小动物建
立了一个小动物庇护所。

  吴会长说:“生命都是平等的。”在她看来,小动物和人都是相通的。“它们
都有生存的权利,而且弱小的生命更需要保护。“我以前不知道保护小动物,但我
觉得当我知道了,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去做。”

  采访中,吴会长一再强调的是中国只有《野生动物保护法》,而没有《小动物
保护法》。“这致使许多小生命受到伤害。”

  小动物们被抛弃在公园,在马路边,在小树坑,甚至在垃圾箱。

  丢丢是吴会长在小月河边的树林中发现的。附近的居民告诉吴天玉树林中有一
只小狗,没有主人领,已经好几天了。吴天玉赶过去时,小狗丢丢的嗓子已经哑得
叫不出声来了,全身瘫痪,还被雨水浇得湿湿的,只能冲她发出呜呜的声音。

  吴会长把这个弱小的生命抱回了诊所。“现在丢丢已经死了,想起来特别伤心,
我给它特意买了两个氧气袋,甚至后来给它做人工呼吸,可是还是没有救回它的生
命。它是全身瘫痪压迫脑神经引起的死亡。”

  动物庇护所仅一个月耗的药费大约3万多元。每天早晚,吴会长都会出去遛狗,
一次带4只,来回倒班。40多只小狗加起来的工作量无疑是巨大的。有时候病重的小
狗吴天玉还会带回家观察病情,第二天再往回带。

  小狗们还有特别淘气的时候。“扬扬特别聪明,来来特别淘,它们俩啊,你不
要它做什么,它就偏要去做。”每当小狗们犯了“无心之错”,吴天玉就用报纸卷
成小筒轻拍它们的小嘴,拍它们的小鼻子,边拍边说:“错了吗?记住下次不许了。”


   别说,经过这生动的“教育课”,小狗们还真能牢记错误,“改邪归正”。

  丽丽是个懂事的“孩子”

  说起吴会长真正和动物结缘,那还是归功于一只名叫丽丽的小狗。

  那是1987年的秋天,天正下着大雨。吴天玉和同事约好了去新街口办事。迟到
的同事告诉她在徐悲鸿纪念馆前看见一只无主的小狗时,吴天玉的心动了。她说:
“我养!”同事担心她养不了,因为吴天玉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怎么可能收容一只
流浪的小狗呢?

  回忆起初见丽丽,吴天玉脸上漾起了甜甜的微笑。“那天我们俩什么事也没办
就赶过去了,丽丽就那样蹲在路边,是一只地道的落汤狗,毛湿乎乎的全贴在身上,
丑极了。”吴天玉当时没有考虑到脏与干净的问题,只怕这个脆弱的小生命就这样
被大雨浇灭。

  “宝宝,这里冷,淋雨会生病的,咱们到屋里去,回家吧!”吴天玉就这样把
小狗抱回了家。

  “我给它洗澡,一边洗,一边问它叫什么名字。”吴天玉和丽丽之间还很民主,
连“丽丽”这个名字都是经过协商决定的。“问它好多个名字它都傻愣愣的看着我,
我说:‘叫丽丽怎么样?'它终于有反应了,眨巴眨巴它的眼睛还看着我。”小狗
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

  “我和丽丽花了一个多月才彼此接受。它想接近你,但怀着些胆怯,甚至自尊,
那种微妙的感情变化真是外人难以体会的。但是一旦互相接受,它真是像一个朋友
一样讲义气。”

  有一次吴天玉在朋友家踩着凳子打蚊子不小心摔了下来,多亏丽丽去叫人。丽
丽一边舔着吴天玉一边围着她叫,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天晚上,丽丽一晚都
没睡觉,围着我的床转了一夜。每当这时,吴天玉总会感觉到心里暖乎乎的。

  丽丽是一只非常善良的狗,品质特别好,它来了以后,吴天玉就开始救助其他
小动物,丽丽一点也没有“独生子女”的脾气,而表现出非常宽容、大度。病犬、
伤犬当时都放在屋朝阳的房间里,丽丽被安置在小屋一点怨言也没有。有一次出去
遛弯,它自己还带回来一只让人遗弃的小京巴。

  “丽丽不仅是个懂事的‘孩子',还是个嫉恶如仇的‘大侠'呢!”

  那是一个晚上,送朋友回来,丽丽突然狂叫不止。“别闹,丽丽乖。”吴天玉
轻轻训斥着夜里11点多了,还在大叫大吵的丽丽。平日听话的丽丽对它的话置若罔
闻,还一个劲大叫。结果吴天玉一抬头便看见一个人正站在二楼护栏上卸一家厨房
的玻璃。小偷一见不对,跳下来飞快的跑了。

  理解万岁

  正走在改革致富大路上的中国人有许多人对于吴天玉的行为表示困惑“人都没
吃饱还管狗和猫呢,有病!”

  对于许多人的不理解吴天玉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吴天玉说:“救助动物在中国是一个空白地带,动物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失去
这一环,生态平衡被破坏后,受害的还是人类。”

  1999年9月5日,吴天玉组织了北京市海淀区环保协会动物救助协会的工作报告
会。同时邀请了朋友、家人参加,家人终于知道吴天玉这几年来究竟投入了多少热
情也明白了这份事业所有的意义。理解的桥梁这才在吴天玉和家人之间建立起来。

   现在,令吴天玉欣慰的是吴天玉日日夜夜所忙碌的这个动物庇护所受到了许多
热心人的关注。协会天天有义工不计报酬的帮小动物们洗澡、做饭。有一个小女孩
隔一段时间就会把自己省出的零花钱给寄过来。

  小狗们现在吴天玉的会所享受着安然的生活,等待有爱心和责任心的主人来领
养。其他的小动物呢?

  愿爱心的阳光也会照耀那些所有还在公园里和马路上流浪的小动物。

  愿所有的生命幸福。

| 站内公告 | 动物福利知识 | 联系必威app |
京ICP备 05055312号
版权所有 必威app Copyright(C)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800X600分辨率、IE5以上浏览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