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生命与人的发展
作者:朗废

  个人在人群中不是一个孤零零的存在物,他是社会中的一分子。无论从物质需求还是精神和心理的需求上看,他都不应是一个孤零零的存在物。满足与奉献,关怀与被爱都是相互的。这些道理似乎没有多少人会反对。可是难道人类作为生物与动物的一个种群在自然界中就是一个孤立的存在吗?这在传统的人道主义那里,好象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所有别的物种,整个自然界都是我们人类生存活动中被随意征服挥霍的对象,被随意驱使的工具。

敬畏生命是一种全新的生存伦理。它的关键在于人类采取的是一种开放性的伦理取向——把人类置于所有生命共生的条件下,在对别的物种的尊重关怀与观照中,提升和完善人类的精神世界。“敬畏生命”当然不同于宗教对于生命的态度。在宗教观念中,人总是匍匐在神秘的自然力或者人格化的神的面前,是遵照神的意旨,去关爱别的生命。然而“敬畏生命”,是人以充满自信的态度,融入自然,完善自我的伦理。从传统的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出发,关注和维护别的物种通常被认为是无所不能的人的一种自我节制行为,它被认为关系到我们生存环境和条件的保护,是物质上利己的。可是很少有人会意识到,关注和爱护别的物种生命能深深地影响到人类自身精神境界的发展。就个人而言,不懂得爱怜其他物种生命的人,最终也往往会成为一个不会尊重同类的生命的人。所以,阿尔贝特·史怀泽的“敬畏生命”理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不是那种从环境保护角度或所谓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的理论。

阿尔贝特·史怀泽把伦理的范围扩大到了一切生命的领域,这意味着人类的伦理推及范围超越了狭隘的人自身。伦,好比水面的涟漪波纹,会扩展推广;理是一定的准则。传统的伦理是指以自我为中心,确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行为准则和规范,然后将其推己及人。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是。可是推己及人的范围在阿尔贝特·史怀泽的生命伦理中被突破了。无限扩展的波纹泽及其他的物种生命。这种伦理的意义,并不象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不过是矫情与煽情的虚妄。重要的是,“推己及人”的范围越宽广,反过来对于处于伦理中心的主体——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品质的回馈与反哺就越大,人类就越能把自己与自然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也就为自己的发展开拓出了更自由宽广的精神天地。

人类过往对待其他物种的态度,多半是从一种物质功利的角度出发而形成的。比如环境保护,无非是大工业的发展已经达到了危害人类自身的生存的条件下,人类因为忧虑自身的前途而产生的一种意识,它是人类为了保护自我而发展出来的一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的核心仍然是建立在对自然的“利用”的基础上的。人们仍然停留在自然既可以以为人的贪婪而被肆意破坏,也可以因为人类的生存和物质功利要求而被“保护”、“利用”的意识水平上。这种“予取予夺”的施舍态度远未能体现出对自然的平等相待以及对自然的尊重。如果人类不但能够意识到自己的物质存在,物质生产的发展与自然界必须协调一致,而且同时能够意识到自己的精神的存在,精神的发展也与自然界中的其他物种密切相关,即人类在精神上与自然建立起一种共生与依存的关系,那么她就真正能够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回归大自然,与自然和谐融合。

 

京ICP备 05055312号
版权所有 betway88 Copyright(C)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800X600分辨率、IE5以上浏览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