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说
不会水的鱼
  嗨,我跟你说,咱少吃一口好不好?因为我们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我鼓起勇气才把这句憋了很久的话告诉你。这些年来,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你的口味也越来越广泛,上天入地,上山下海,只要是有肉的,你都感兴趣,都想尝一尝,可是你不知道,你的这一嗜好经常给我们带来难堪。

  上次大伙出去聚餐,你大方地为我们点了一条蛇,活生生的蛇被服务生举到大伙儿面前,眨眼就剁头剥皮,我看到你瞪圆了眼睛,伸长了脖子,微欠起身子,对于一个生命的消逝过程充满了好奇。同席的还有信佛的朋友,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眼里流露出无奈的眼神。不久前中央电视台讲解了滥吃蛇类的危害,蛇类身上的寄生虫多得令人毛骨悚然,可是你轻松地对我说:“吃蛇,很补!” 还有那次出京游玩,见路边有野家味店,你闹着停车要在那家店吃野鸟。那些野鸟大概是在迁徙途中被唯利是图的商人网住的,这样的行径令同行的朋友憎恨,可你却毫无感觉,不顾朋友们的劝阻,兴致勃勃地跟在老板娘身后进到厨房去选择你要的种类。记得邻桌几个自助游的大学生鄙薄地看着我们,他们年轻而略带稚气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刺着我的心,看你甩开腮帮子大吃野味时,我奇怪,你何时连就了刀枪不入的金身。

  最令我失望的是年前咱们一起吃饭,你大概忘记了我是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的身份,第一道菜就点了“狗肉”。在我的信仰中,野生动物和伴侣动物都不是我该吃的,猫狗就属其中,当着其他朋友的面,我尊重你的爱好和口味,没有提出反对,后来你见我迟迟不动筷子,特意对我解释:“那是野狗,不是家养的。”我知道你是好意,希望我和你共同分享美食,可是美食不是这么个吃法,且不说你分不清宠物,肉狗,野狗,伴侣动物的区别,就算这热腾腾的锅里煮的是只没爹没妈没主人的野狗,一只没有经过任何检疫就上了餐桌的野狗,咱们就该吃吗?非典过后,地球人都明白了“不能滥吃野生动物”的道理,可你怎么就这么酷爱这一口? 我不由得想起了网上热传的那个预言:当这个世界除了人类不再有其它动物的时候,人就该吃人了,而且要从肉多的开刀。望着身材不高,体重却直奔二百斤的你,我满心忧虑,嗨,哥们儿,听我句劝,咱少吃一口好不好?

京ICP备 05055312号
版权所有 必威app Copyright(C)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800X600分辨率、IE5以上浏览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