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雪儿有约
菡月

雪儿!妈妈白雪般的孩子!我和雪儿相约,我们都不要孩子。

可一开始,雪儿不干呀!他想要孩子。

没孩子、没后代怎叫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没孩子怎么沿续子孙!雪儿不干呀!
雪儿是标准的猫界英雄:一身雪白的绒毛披在他清瘦略带英气的身上,如同身披银甲的三国周瑜。眼睛,一色兰,一色黄,略带几分忧郁,仿佛要把这世间万事都融入深不可测的眼底,留在心中。
雪儿想要女朋友,想恋爱、结婚,一如古代的王侯贵族迎取心目中的美丽公主一般。不管她是面如他一样的白雪公主,还是地位卑怜的灰姑娘。

于是,他开始了日寻夜觅,开始了无日无夜的远山呼唤。那声音穿过窗帷,划过夜空,在黑幕下的春夜旷野里分外嘹亮、分外悠扬:

那是对生命的无限礼赞和渴望的暄泻!

于是,每当夜幕降临之时,雪儿就会走到黑漆漆、又冷又暗的阳台上,一脚踩着妈妈的写字台,一手扒着窗子上的玻璃窗往外张望。他看呀看!他想起当初流浪时的浪漫时光:
那时,黑色的夜幕下,繁星点点。
他,雪儿,作为一只流浪的天使,在夜幕的掩盖下,想去哪儿就去哪溜达就去哪儿溜达;想找谁玩儿就找谁玩儿。自是天地廖阔任逍遥!

现在想起,若是有饭吃有水喝有地儿住,那是何等的自在、何等的快活!

每当雪儿这样畅想时,妈妈就会悄悄地从背后把他轻轻抱起,搂在怀里。然后,亲着他的脸颊,咬着他的耳朵说起悄悄话。

妈妈说:雪儿!咱不要孩子了!啊?

你看要孩子多苦啊!妈妈若是要了孩子,不管自己身体多不好,也要为他(她)去奔命,要为他(她)去谋生。因为妈妈养了他们就要对得起他们,要让他们去接受最好的教育,若不能,妈妈心里得多内疚?宝宝心里得多难受?

雪儿闪着忧郁的大眼睛静静地听着。

妈妈又说:雪儿!咱不要孩子了!啊?

要孩子多苦啊!自己保证不了孩子的幸福,自己负不起这份日益沉重的责任,也承担不起这份义务,何苦非要去背这沉重的十字架?!孩子受罪娘也受苦。就象你一样,要了孩子,又保证不了他(她)能到哪样的主人手中,若再碰上你以前那样的主人,他(她)还不是忍饥挨饿,照样过流浪的生活?

雪儿摇摇尾巴,忧郁的眼神仍是静静地听着。

妈妈接着说:雪儿!咱不要孩子了!啊?

我的母亲为了我们兄弟姐妹累弯了腰,到了晚年也没享上轻福,仍在为这个为那个操心不止。人们常说:多子多福!可我没见到她享福。看到的只是不停地操劳受累。到了妈妈这儿,妈妈我想换个活法了,祖祖辈辈都这样过来了,到了妈妈这儿,妈妈不想这样过了,妈妈要为自己潇潇洒洒活一回了。雪儿呀!你也学学妈妈吧!好吗?

雪儿转了一下身子,仍是一脸的忧伤。

妈妈接着说:雪儿!要孩子有什么好?妈妈都保证不了自己孩子的幸福,你能保证你孩子的幸福?你低头看看你周围的同伴,不净是到处流浪的吗?他们到处翻垃圾桶找吃的,没有吃的就饿肚子,居无定所,夜无归宿,就象个沿街乞讨的乞儿。不仅如此,他们还要躲避来自人类的无情捕杀!残忍虐杀!用他们弱小的生命承担着人类的治富之责、渲泻之任。而他们那瘦小的肩躯、羸弱的身体怎承受得起如此这般的沉重?!要了孩子也是到世上受罪来了啊!

雪儿!妈妈白雪般的孩子!妈妈的雪宝宝!咱俩相约,不要孩子了!啊?

从今后,你就是妈妈的孩子!妈妈的宝贝!
雪儿!妈妈白雪般的孩子!你听到了吗?

雪儿忧伤的眼里布满了一层水雾。

几天之后,在《猫咪有约》版主大S关照下,由璎珞安排,雪儿来到了博爱医院。

当雪儿刚从手术的麻醉中醒来,他挣扎着一下蹿到我身旁就又昏睡过去了。

当雪儿来到我身旁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他大大的眼睛里仍是蒙着一层水雾。

二00六年二月二日晚二十一点

京ICP备 05055312号
版权所有 必威app Copyright(C)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800X600分辨率、IE5以上浏览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