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app
关于必威app
新闻动态
志愿者
救助手册
必威app论坛

会长 吴天玉老师
我们尊敬的会长
吴天玉老师
动物王国里的"圣母"

  吴天玉,1997年起开始专职从事动物救助工作,至今她和她的朋友们已救助各类动物近千只。1999年中国第一家动物救助民间组织———北京市海淀区环境保护协会动物救助分会推举她为会长。至今她个人用于救助动物的资金已达80余万元。

  刚刚解决温饱正奔小康的国人,对吴天玉其人其行褒贬不一,众说纷纭。

  ■对不会说话的动物宽对会说话的人严

  一个清冷的上午,记者一走进吴天玉的办公室,猫狗的屎尿味便扑面而来,四下猫吟犬吠之声不绝,仿佛并不欢迎我这个陌生人。靠墙一排笼子前,一位个子不高身穿白大褂的“女工”正在给笼里的猫狗更换粘有粪便的报纸。

  “请问吴天玉老师在吗?”记者问。

  “我就是。”这位换报纸的“女工”回答道。

  记者面对她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是上前握手,还是站着不动。她有些过于普通:齐耳的短发,白大褂里的红毛衣,从她脸上甚至看不出书卷气,惟一和记者想象相符的是她那种平和的神态。记者自报了家门。

  “你先坐,我把这些东西就位就好了。”吴老师边干边说,“我7点半就来了,你看这都9点40了。”

  记者看着她给笼里的猫狗换纸、换水、喂食。换下来的脏纸,都折好放在一个塑料袋里。记者忍不住问:“这些事,也要您亲自动手?”

  “嗨!我昨天刚把两个在这儿工作的工人给辞退了,他们对动物太厉害了,而且把买给动物的牛肉给偷着吃了,品质太恶劣,让我给辞了。”

  ■是丽丽让她爱上了动物

  整个采访中,吴老师手中始终干着活计。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动物救助工作的?”

  吴天玉:我1987年,朋友的一条狗暂时寄养在我那里,结果丢了,我找了它一夜。那是我第一次养动物。1994年弃狗的特别多。有一天和朋友一起去新街口,一条小狗在徐悲鸿纪念馆那儿特可怜。我当时说我养,朋友说你养不了,她不放心我,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把她那条狗丢了,二是我以前有特别严重的洁癖。我到那里把狗抱回来了,给它起名叫丽丽。

  ■“人不如狗”我觉得这不是骂人

  吴天玉老师在给狗打针、输液时,神情都十分专注,给狗输上液她才有时间接着讲。

  吴天玉:有时骂人说‘人不如狗’,我觉得其实真是这么回事,这些伴侣动物,那种对于主人的思念、依赖并不因为主人对它的情感变化而变化。我和丽丽花了一个多月,才彼此接受。它想接近你,但怀着些胆怯,甚至自尊,那种微妙的感情变化真是外人难以体会的。还有一次,朋友来找我,它把她当做原来的主人,朋友一进门它就扑了上去,又摇尾巴又叫,可是当它发现对方不是时,马上停住退了回来,那种失落感……

  吴天玉老师眼中有泪在滚动。

  记者:那您怎么就决定不搞经济全身心地投入这项工作?据说您为此已经花了不少钱了。

  吴天玉:我觉得他们需要我,钱是花了一些,在帐的70多万,不在帐的十几万。
可我很欣慰,这几年我救助了几百条生命。

  ■我救助小动物是因为这件事在国内还是空白

  采访不断地被各种电话打断,无外乎两件事,一是咨询动物病情,二是咨询领养手续。

  记者:您花了这么多钱救助动物,会不会有人不理解,比如还有那么多失学儿童需要帮助,总之觉得人还顾不过来呢。您怎么看?

  吴天玉:有不少人说我神经病,其实他们的意思是说我精神病,我认为履行义务教育很重要,但那绝对是政府份内应该做好的事情。我们已经纳税了。希望工程我一分钱没给过,我的兄弟姐妹倒是一直捐助,而动物保护这一块在国内是空白。动物救助是环保的一部分内容,人类是生物链中的人一环,失去生态平衡后最终受害者是人类。

  记者:我国已经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野生动物的灭绝会改变生态平衡,但对于家畜、宠物,或者按您所说对于伴你动物的保护对于生态平衡也同样重要吗?

  吴天玉:当然重要,生态平衡的前题是物种的多样性,像藏羚羊、滇金丝猴是濒临灭绝的物种,但像沙皮狗、藏獒,中国柴狗也在逐渐减少,而且很难想象一个人对待驯化的动物很残暴,当他面对野生动物时会有一份关爱之心。尊重生命是人类的责任,所以我们一直在呼吁,敦促人大尽早尽快制定《中国动物保护法》。野生动物、家养动物都应该得到保护。

  ■小动物能给紧闭的心灵打开一道缝

  时近中午,记者和吴天玉老师一起在办公室里吃盒饭,她将菜中的肉挑出来,给了走到她身边的猫狗。
  记者:猫狗对于人的意义是不是有些被您夸大了?

  吴天玉:当然每个人对动物的个人感受不一样,但是有一个例子十分说明问题,我们从去年开始实施狗医生计划,把小狗带给有自闭症的儿童,平时不爱说话的见了小狗又唱又跳,效果立竿见影,包括智障儿童、孤寡老人、患有忧郁型精神病的患者,在小动物的接触中,精神状态都有明显的好转,这项工作在国外已经流行很多年了,是已经被肯定的一种治疗方法。所以我们说,这些小动物真可以给紧闭的心灵打开一条缝,它们对人的意义还小吗?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钱没人

  记者:为了维护救助分会的运转,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国外是否有好的模式给我们借鉴?

  吴天玉:当然是钱和人,归根结底是钱的问题,现在我这里救助的各种动物有200多只。它们的饮食起居全需要人照顾,这就希望有更多的人来领养,但是负责办理领养工作,我一个人也干不完,也需要人。国外的运作模式主要是靠捐助。像与我们结成姐妹协会的英国皇家反对虐待动物协会,1928年成立,英女皇是它的名誉会长,王室成员、大主教都是它的理事。总之希望我们中国的有名之士、有实(力)之士能够多关心我们的这一份事业。

  记者:那您能很概括地说一下您这份事业吗?

  吴天玉:我们的事业就是杜绝对动物的残暴虐待,优化动物的生存环境,强化爱护动物。宣传救助动物的生态意识和博爱精神,培育爱护动物的文明的社会习俗,促进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结束采访时吴天玉老师告诉记者,现在办公室包括后面的狗舍将来要建轻轨铁路,她制定的2000年工作计划还有很多没有完成。但是让她欣慰的是,救助分会的200多名会员都在尽自己所能工作着,而且协会的网站也马上就要开通了。

| 站内公告 | 动物福利知识 | 联系必威app |
京ICP备 05055312号
版权所有 必威app Copyright(C)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800X600分辨率、IE5以上浏览器观看